国内净水器价格联盟

渗透率是寻找科技型成长股的关键指标

楼主:金融玫瑰 时间:2019-06-22 07:20:53

摘要:引领未来20年经济趋势的有三大科技方向:

(1)电动智能汽车;(2)以3D打印和机器人为代表的生产智能化;(3)以移动互联和可穿戴设备为基础条件的生活智能化革命。这三个领域趋势确定,极具高成长的基因。


科技类成长股:趋势比估值更重要



如何在反弹中优选成长股?


我们认为,消费类和医药的长期风险较小,而科技类往往隐含着长期风险。为此,本报告重点讨论科技类成长股的规律。


科技股的疯狂来源于产品的社会渗透,渗透率是寻找成长性行业的关键指标


我们对科技股的划分有两种:一种是单种科技类产品的普及,如某某品牌的手机(大多指市场跟进者);另一种是影响一个时代的科技品,如汽车、电脑的发明(大多指市场的领先者)。从美国科技股发展史上我们可以总结出其规律:短期波动看景气度,长期机会看普及率。


我们发现,渗透率是寻找成长性行业的关键指标。




某种产品的社会潜在使用群体是该行业的成长空间。一般来说,只有当其渗透率接近10%的时候才能确定该产品(或服务)是否能成为主流。成长性行业的最佳投资阶段是其渗透率从10%向50%发展的阶段。


新兴股票泡沫是新科技从成长走向成熟阶段的典型特征,汽车和电脑是过去100年里最让社会心动的技术进步,他们所造就的泡沫也大致相似。

20世纪20年代的新技术泡沫是汽车产业和大规模制造业的泡沫,汽车是这次新技术革命的中心。在1914-1928年间,汽车在城镇中的市场渗透率从10%上升到90%,支持它的就是大规模制造业中的装配流水线革命。


S•登特以汽车为例阐述了新技术或新产业的S形演化模式。在创新阶段,很多新公司在这个急剧变化的创新时期开始启动,新产品的社会渗透率达到10%是启动的标志。这时有可能激发泡沫,但程度不会太大。


然后,是一个成长期,这些新公司快速的首次成为主流公司。紧接着,就是一个巩固期,也是一个轻度衰退时期,行业经历一个大洗牌,行业渗透率也达到了50%的驻点。洗牌之后,进入成熟期,少数幸存下来的公司成长为新工业时代的行业领袖。


汽车是20年代之前的绝对的新兴事物!从1912年算起,直到1919年底的汽车股成长期泡沫高峰,标准普尔汽车股指数上涨了大约14倍。即便是纳斯达克指数,从1992年到其2000年的高峰也不过只有10倍。


在新科技成长和走向成熟的历程中,龙头公司的成长速度往往快于行业。因为,我们在投资新兴科技公司时,应该选择该行业的龙头公司。这样做既具有高成长性,也具有安全性。而正如我们所熟知的,很多新兴公司在行业整合的大浪淘沙中消失。更别说在技术路线上走偏的中小型新兴公司了。


通过对汽车产业S形成长曲线的解读,我们能够轻松地观察互联网科技的成长与成熟。


1980年代以来的长期大牛市无疑是人类历史上历时最久的。首先,西方国家以跨国公司的形式,为其走过成熟期的半导体产品(家电)找到了新的市场;


紧接着,大型计算机在工业领域的广泛应用提升了生产效率,而世界市场的不断开拓无疑为极大丰富的工业产能提供了基础;


最后,是个人电脑的普及把这一轮牛市推到了2000年的顶点。


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无疑是这一轮大牛市中典型的“新兴科技泡沫”,同样,2000年也是计算机牛市的顶点。2000年之后,个人电脑的生产国从欧美最终转向了中国。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场,完成全球大部分电脑出货量的时候,计算机牛市与2007年正式宣告结束。

科技类成长股的买入时机




(一)科技类成长股的走势


从技术上看,在市场整体市盈率处于历史低位时,购买成长性股票往往能够取得不俗的收益。


在美国历史上,成长型股票的平均市盈率占市场整体的比值为125%,抑或低于这个数值时,此时购买相关股票,便会有不错的收益。这是因为,成长型股票的市盈率水平,较市场整体市盈率水平要高出许多,因为投资者看好这些成长型公司的美好前景,他们愿意高市盈率买账,以享受其可能会带来的激动人心的超预期增长的收益。


在纽交所市场上,1962-1964 年、1970 年、1977-1978 年以及1987-1988 年出现了上世纪后50年内购买成长型股票的最佳时机。以Hambrecht and Quist Technology Universe(汉鼎环球技术指数)衡量的成长型公司的平均估值乘数——乘法赋值在1978-1983 年翻了6倍。成长型股票的机遇一直都在,就看投资者们能否把握得住!


(二)成长股没有传承性,市值魔咒必然存在


尽管成长股的指数是不断涨跌起伏,但留意一下,每次领涨的股票却不尽相同。总的来看,科技类股票的走势分为两种,一种是上涨后高位徘徊,另一种是头肩顶。尽管封顶后的趋势不同,但每个股票达到封顶都有一个极为特殊的特征:


公司总市值达到最高,及该类产品的市场普及率达到30%-40%,乃至50%。


这个意义上看,50%渗透率往往成为成长股的魔咒。这是什么道理呢?我们将用产业经济学中的市场效率来解释这一问题。


公司总市值=公司净利润*市盈率


首先我们知道,公司的总市值是由净利润和市盈率所决定的。


前文谈到,市盈率并不是作为判断未来市场风险或收益的预测指标,因此我们更多地是依赖对净利润的研究进行预判。


根据西方价格理论的观点,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,资源的最佳配置状况应是社会福利(消费者剩余+生产者剩余)最大化。因此在完全竞争条件下(产品渗透率达到100%),社会福利最大化,资源配置效率最高,此时竞争的价格机制使得价格和边际成本一致。


换言之,产业中的所有企业只能获得正常的利润,各产业利润趋于平均化。所以,当整个产业达到市场绩效最高的时候,企业只能获得平均利润,并非是最高利润的时间段,我们应该将利润最大的时间点往前移。


新技术在产业中的扩散模式分为初期、中期和晚期,即发明、创新、扩散。在发明期,拥有此技术的开发公司数量不多,往往能够对市场形成垄断局面。而使垄断者的利润最大化的产量是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时的产量。


我们知道,垄断产量的规模是远低于竞争产量的规模。


根据贝恩的市场结构分类,C4小于30%、C8小于40%即属于竞争型市场。我们假设这30%(40%)属于垄断者(开发人)所拥有的市场份额,而其余70%(60%)均为追随者后续进场所带来的市场份额。那么这30%(40%)的市场规模至少是在垄断阶段所实现的规模,意味着,此时的市场渗透率亦为30%-40%。


换言之,超过30%-40%以后的市场已经进入竞争型市场,垄断者无法再享受高额垄断价格带来的利润。而该点位下的市场渗透率极为公司股价的最高位,因为其利润增速达到最大的。

当产品的市场渗透率达到30%-40%,龙头公司的利润增速达到顶峰,估值也相应地达到最高;之后随着寡头垄断向竞争市场的转移,产品的社会总产量提高、价格下降,龙头公司的利润增速下滑,而估值此时则会下降地更快!


这就能解释为什么科技股总是到达一定的时候出现大幅下跌的现象。因为科技类成长股主要关注的是其科技创新型产品的市场渗透率,由于在产品初期尚处于寡头垄断市场,其垄断价格可以带来巨额的利润空间,因此价会随着产品渗透率的提高而快速上升。


利润快速上升以及产品的流行必然吸引大量追随者进入,产品市场也会渐渐从寡头垄断型转向竞争型市场,随着产品价格的下降,利润率大幅下降,如果市场份额没有更大的扩张,利润率甚至出现负增长。在股价上就表现出头肩顶的走势了。


所以,高成长和快速下滑是科技类成长股的必然特性,30%-40%的市场渗透率是一个规律,也是科技类成长股的“渗透率魔咒”。


只要把握好产品的渗透速度和扩张时间,相信也能抓住投资的机会。当然,也并非所有的科技股都表现出头肩顶的走势。当市场进入竞争型后,龙头公司依然可以凭借其品牌效应扩大市场份额,以量的提高来支持业绩的持续增长。由于利润率已经下降,因此市盈率也不如顶峰时高,因此股价还是较前期有所下滑,只是不如追随者般一落千丈,而是停留在一个较高水平价位上波动徘徊。


感谢关注中国领先的在线独立投研平台:金融玫瑰,扫码即可关注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